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舞火龍成為非遺能否保住薄扶林村

火龍在薄扶林村中遊走。
香港政府2月12日發出新聞公報——「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建議項目公眾諮詢。當天,非物質文化遺產辦事處(非遺辦事處)就十個建議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代表作名錄)的項目展開諮詢,蒐集公眾意見。諮詢為期三個月,至五月十一日止。

推薦列入代表作名錄的十個項目包括:南音、宗族春秋二祭、香港天后誕、中秋節——薄扶林舞火龍、正一道士傳統、食盆、港式奶茶製作技藝、紮作技藝、香港中式長衫和裙褂製作技藝以及戲棚搭建技藝。

目前香港有480個非遺項目(香港非遺清單),與薄扶林舞火龍差無幾的大坑舞火龍,不僅早已名列其中,2011年更被納入中國國家非遺名錄。

當然,薄扶林舞火龍終於得到重視,是值得高興的事。薄扶林舞火龍成為非遺,是否等於政府不會覬覦薄扶林村地皮,拆遷繼而重新發展本區?雖說不能說等於取得保護令,但也算是買了保險吧。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2003年的大會上通過《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公約》)的宗旨是:
1,保護非遺;
2,尊重有關社區、群體和個人的非遺;
3,在地方、國家和國際層面提高對非遺及其相互欣賞的重要性的意識;
4,開展國際合作及提供國際援助。

《公約》將非遺分為五類:
1,口頭傳統和表現形式,包括作為非遺媒介的語言;
2,表演藝術;
3,社會實踐、儀式、節慶活動;
4,有關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識和實踐;
5,傳統手工藝。 

大坑和薄扶林舞火龍列入第三類社會實踐、儀式、節慶活動。在香港政府提供的非遺清單的介紹中,對「舞火龍」一項如此描述:在中秋節(農曆八月十五日),大坑及薄扶林村均組織「舞火龍」活動,社區成員參與火龍紮作、火龍開光、舞火龍和送龍等儀式活動。

對薄扶林舞火龍的介紹還提到:薄扶林村火龍會負責籌辦「舞火龍」,於每年中秋節晚上在薄扶林村舉行。

由此可見,文中多次將薄扶林村與舞火龍綑綁,如若這是官方的正式定義,則「中秋節——薄扶林舞火龍」這個第三類的非遺項目,那麼火龍是和薄扶林村不可切割的。沒有了薄扶林村,等於這裡的火龍沒有了居所,非遺項目也沒有存在意義。

下一步,薄扶林舞火龍要爭取成為中國國家非遺項目,那麼高志森等人口中的狗官,才不敢得罪北京老爺,亂拆遷薄扶林村。

閱讀延伸:
薄扶林村火龍申請國遺?
中秋火龍至 家園固金湯
八月十五火龍賀中秋
八月十四迎月夜,火龍搞氣氛
薄扶林中秋火龍
美國駐港總領事夏千福蒞薄扶林村學紮火龍
薄扶林村火龍壁畫去留?
薄扶林村進入谷歌文化學院



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

摩星嶺白屋破壞式活化

白色圍牆和鐵絲網得到保留,日後白屋也是徒有其表。
摩星嶺附近的白屋(域多利拘留所)向來因拘押政治犯而充滿神秘色彩,可惜1997年回歸後,一直沒有向公眾開放,直到2013年政府決定撥批與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作為香港分校校舍。2015年4月城規會通過有關建設,2016年9月開展地基工程。

白屋是本港三級歷史建築,按照規劃,大部分歷史建築(包括白色圍牆及鐵絲網)將獲保留,並新建一個高架校舍,預料2018年9月落成啟用。

城規會通過規劃的時候,並未公布哪些建築會被拆除,但根據報章早前報道,白屋主要建築物A、B樓將用作教學大樓,而C座則會拆除。校方聲稱,明白有意見希望保留歷史建築,但考慮該幢大樓位處山腳,保留有一定困難,如不移除,亦難以符合消防條例。


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置富花園2017樓價走勢

置富花園2017年樓價難升。
香港南區置富花園在2016年走入一個成交活躍期,樓價也上漲了兩三成,與本blog今年1月所撰寫的《大屋苑2016樓價置富最具潛力》預測一致。

不過,即將踏入2017年,本blog認為置富花園樓價很有可能向下走。

隨著梁振英不參選,雖然安撫了民心,但也變相出現政策不確定的因素。梁振英的繼任者,會放棄打擊樓市的政策嗎?本人認為是不會的,只會更加變本加厲,迎合中共領導人所講: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其次,大陸封鎖資金,香港樓市想繼續升都難。所以優質藍籌樓盤會比較穩固一些,置富花園由於遲遲拖著外牆裝修,外觀比較殘舊,在議價方面比較差。

再說,2016年已經升了一個高位,2017年下跌一些也算正常。


置富花園外牆還沒翻新顯得較舊。

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巴士站——富仁苑

薄扶林區內交通頗為方便,除了地鐵不通,其他地面工具都很快捷。置富花園因為自成一國,所以特別清靜。

這是往香港仔、華富邨、香港仔隧道出銅鑼灣等方向的置富花園富仁苑巴士站,途徑該站的有新巴38、970x,城巴7、40號,以及機場巴士A10等。
置富花園富仁苑巴士站。

2016年10月29日 星期六

黃竹坑公地「名花有主」,置富花園東面山坡鐵定起公屋

最近得知,政府內部已有決定,將黃竹坑警校道的一幅逾4000平方米政府土地(比鄰新加坡學校),給予香港大學建宿舍之用,以應付愈來愈多的「國際學生」。

置富花園大聯盟早前約見發展局副局長馬紹祥及房屋署官員,建議政府應先利用黃竹坑警校道的政府空置土地安置第一批受華富邨重建影響的居民,以免在鄰近置富花園發展房屋。

惟馬紹祥副局長當場指出,該幅土地已「名花有主」,香港大學現正向城規會申請改劃為學生宿舍。薄扶林/置富花園大聯盟早於去年5月去信房屋署,要求將該幅土地改劃作華富邨重建之用,但政府並沒有作任何跟進,大聯盟斥發展局失職。

梁振英政府2年多年開始醞釀華富邨重建,在華富與置富周邊物色了5幅政府地,建議房署研究作安置用途,當中3幅地鄰近置富花園,特別是兩幅長滿茂密樹木的山坡,分別位於置富道側山谷及雞籠灣,引起破壞環境、影響樓價等方面憂慮,引起爭議。

香港大學今年1月以大學宿位長期供不應求為由,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放寬黃竹坑警校道毗鄰約4300平方米政府土地的高度限制至87米高,以興建2座17層高的學生宿舍大樓,提供不多於1224個學生宿位及33個職員住宿單位。

儘管政府尚未公布決定,但發展局以「名花有主」為由拒絕置富花園大聯盟的建議,說明內部早有決定。
置富花園旁邊山坡將被用來發展公屋。